欢迎来到 内部推荐必中三尾
全国咨询热线:
田留功满脸疑惑的伸手从土匪头子的身上摸了一遍
可是事情的结果反而出乎田留功的意料之外,就在雏凤仙子将幽冥阵内的一个阵眼毁去的同时,迷魂阵内瞬间迷雾大作,即便是举起手来也看不清楚自己的手指!当雏凤仙子再次退回到了田留功和翠微仙子的身边之际,他们的周围也已经逐渐被迷雾包围。“师姐,这是怎么回事,我们看不见他们了,怎么办?”翠微仙子疑惑的问道,对于雏凤仙子的每一个举措,他们两个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在这一阵大雾过去之后,三个人面前的场地再次恢复了晴朗,田留功和翠微仙子惊奇的发现那些土匪各个都躺倒在地上,没有一个人是站着的!“这是怎么回事?”田留功连忙问雏凤仙子道。“两个阵法真正合而为一的时候,就会瞬间激发出迷魂阵的最大威力!他们都暂时的晕过去了,不过如果有修为高的会很快醒来,我们快点上去先将他们捆起来再说,省得时间一长生出其他的周折。”雏凤仙子说着,已经走向前去,提起最近的一个土匪手后手指在他的身上狠点几下。田留功和翠微仙子两个人看呆了,这么快就解决掉了几百土匪,而且没有花费多少力气!他们两个也不敢多想,赶紧上前去帮助雏凤仙子,将那些土匪统统捆的捆,多数都是将他们的法力做了一个禁桎。“全部好了,现在弄醒这个头目,看看他是不是带着钥匙!”雏凤仙子对田留功说道,他们三个人围在了哪个扎着红头巾的络腮胡子旁边,田留功顺手就抽了对方一个耳光,哪个土匪头子就悠悠醒了过来。“啊?你们是什么人?”土匪头子看见面前的三人如此接近,吓了一跳,双目凶光一闪就想跳起来伸手抓最前面的田留功,却发觉自己浑身酸软无力,连一丁点法力都使用不出来,心里更是惊惧,目光闪烁不定的看着田留功三人。“我们是昆仑派的人,你大概已经知道我们所为何事了吧?那么我也就不多绕弯子了,快将菲多罗山脉的禁忌之门的钥匙给我们,我们可以给你和你的这些部下一条生路,否则的话就别怪我们出手狠毒了!”雏凤仙子凤目圆瞠,瞪着哪个土匪头子说道。“昆仑派?我居然落到昆仑派的手里,哈哈哈,好笑!喂,这个阵法是谁布置的,还真有些水准,能够在迷魂阵的基础上使用其他阵法的威力,果然厉害。”络腮胡子并没有因为自己做了俘虏而显得有半点的沮丧,反而是兴高采烈的和雏凤仙子三人说笑,好像是许久没有见面的朋友一般。“喂,我说老家伙,快点将东西交出来!我的两个师姐心慈手软,我可不会对你们这些匪徒有任何的怜悯之心,我数三声,如果还见不到你的东西,那我可就开始杀人啦!”田留功故意装在恶狠狠的模样,说着已经随手将自己身边的一个土匪捉了过来,将手中的剑放在他的脖子上面。可怜的土匪,连自己快要死了都不知道,还在昏迷状态!不过这样也好,总比看着倒架在自己的脖子上,命不由自己的强一丁点。“住手!我并没有说不交给你们东西,只是有些惊讶居然落到昆仑派的手中,如果被其他几个兄弟们知道了,我的脸面可真是荡然无存啊!嘿嘿,说实在的,刚刚我已经收拾了一个仙派,是紫光联盟吧?他们十来个人现在还被我留在山庄里面呢。本想赶去帮老三一把,没有想到在这里被你们伏击,还真是亏,我要是好好呆着别乱跑的话,你们谁想捉到我都必须付出惨重的代价。”络腮胡子连忙制止田留功的行动,话匣子一旦打开,竟然又滔滔不绝的说了一番废话。“我说你到底是叫不叫东西?”田留功不耐烦的将手里的土匪推倒在地上问道。“嗯,在这之前我和我的手下干掉过紫光联盟,所以将禁忌之门的钥匙留在身上,你们没有搜身吗?就在我的上衣口袋里面,随便拿去吧!相信你们能够兑现承诺,将我和我的手下全部放了。”哪个土匪头子竟然很爽快的将禁忌之门的钥匙告诉了他们三人,田留功满脸疑惑的伸手从土匪头子的身上摸了一遍,果然找出了一把树枝一样的东西在他的口袋里面。“喂,你这个玩笑可是开大了!我真的要发火了,说说,你是想自己的一只耳朵先离开,还是想让自己的一只眼睛先瞎掉?我给你充分的自由。”田留功说着在土匪面前晃动手中的长剑,同时甩手就想将哪个从土匪头子身上掏出来的不起眼的木棍扔掉。“等一下!”翠微仙子喊道,说话间已经将田留功手里的东西抢了过去,仔细辨别一番之后点点头对雏凤仙子说:“应该是真的,师姐你看看吧!”田留功万分诧异,如果这个东西真的那么珍贵,这个土匪头子怎么就这么轻易的将它交出来?他就不怕我们这些人进去之后将他们几十年辛辛苦苦收集起来的宝藏全部带走?人为财死鸟为食亡,他才不相信这个土匪头子会突然之间就顿悟过来,立地成佛了!“是真的!好,你和你的部下都不会有事,他们和你一样,只是暂时晕过去而已,等一段时间之后会自然苏醒。你还真的识时务,难道见到想你们这般精美的盗贼。”雏凤仙子看过了翠微仙子从田留功手里夺下的东西,冷冷看了哪个盗贼头子之后说道。田留功万万想不通会这么容易,听清楚了雏凤仙子的话之后依旧楞了一会儿,半天才呢喃道:“就是,你……,还真不是一般的聪明,能够看透自己钟爱的东西如同粪土,如果潜心修道的话,肯定会得成正果得。”络腮胡子听了田留功的话,却苦笑一声说道:“那是你高看我了,说句实在话,这玩意其实早都没有什么用了!是的,我们曾经是在哪个禁忌之门内放过抢夺来的东西,不过也没有敢深入里面去,因为我们之中的三个以前就是在哪里面丧命。可是这些年以来,我们再也没有使用过这些钥匙,哪里的宝藏已经全部被我们搬空了,禁忌之门里面有的只是凶残的怪兽!”“怪不得你会这么大方的将这个禁忌之门的钥匙交给我们,原来它已经对你们没有作用了!”田留功恍然大悟的说道。“是啊,我们听到你们几大仙派竟然将它当作这次练习的科目,本想将它们拱手让出,可是我们兹洛亚盗匪的名号闯出来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所以我们老大决定和你们斗一斗,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不过我们都知道打不过你们, 曾道人一肖必中特资料因此早就商量好了, 曾道人一码必中特资料打不过就交出钥匙认输, 每期一肖一码大公开想你们都是正大门派,不会和我们这些小盗贼一般见识吧?”络腮胡子说完之后嘿嘿一笑,倒是让听的三个人同时楞住了。“这么个枯树枝,真的就是什么禁忌之门的钥匙嘛,看上去轻轻一折都会坏掉!”田留功从雏凤仙子手中再次接过哪个东西之后说道,还想试着用手指轻轻的折歪哪个枯树枝一样的钥匙,却被翠微仙子从脑袋上打了一下,并且抢走了他手上的东西。“呆子,我们好不容易拿到的东西,万一被你弄坏的话,怎么进去禁忌之门!”翠微仙子打了人还得理不饶田留功,嗔怒着说道。“没有关系,这个东西别看它的样子这么柔弱,可是却真的是个宝贝!不管你是用火烧或者是刀剑劈它,都不能将它弄坏的。”土匪头子听到他们的谈话后却说道。“师姐,我们现在该怎么办?下一步我们是不是也要等他们都进去之后我们再跟着进去,禁忌之门内的怪物众多,要不让他们先给我们探路!等到时机差不多了我们再进去。”翠微仙子问雏凤仙子道。“不行,晚进去也有晚进去的坏处,我们到那样一个陌生的地方,总要花费一点时间去熟悉,你说是不是?固然我们晚进去可以减少危险,可是也会丧失部分机会。要我说我们立刻就赶往哪里,顺便我再在禁忌之门口布置一道阵法,这样还可以阻止后来进入者,我的意思是多耗费一点他们的时间,给我们争取更多的机会。”雏凤仙子说着,犹豫的看看田留功和翠微仙子两个人。“这样不太好吧,我们的目地不是为了拿到格蚜怪物的眼睛吗,何必又要给他们造成麻烦!我们将我们的任务完成就好了,不要去管那些仙派吧。”翠微仙子呢喃的看着雏凤仙子说道,却不知道雏凤仙子自己此刻也恍惚不定。“哈哈,你们这些自誉为正道仙派也会这么想嘛,说实在的,你们这样的人我看多了,其实并不比我们高尚多少,照样会为了利益和别人争斗,照样在利诱面前低头。我们不同的是如果是我的话,就会毫不犹豫这么去做,而放在你们的身上,却会考虑再三!”躺在地上的土匪头子插口说道,田留功听罢之后深深的看了他一眼,这个家伙是不是不怕死,这个时候还敢出口顶撞我们,到底是何种居心?“田留功,放了他们,让他们走吧!我们也该到上路的时候了,赶往菲多罗山脉用不了多少时间,你们两个做好准备战斗吧。只要是进入禁忌之门内,危机就会跟随着我们。”雏凤仙子不再讨论是不是应该阻止一下别的仙派的问题,转而直接吩咐田留功道。“哦!”田留功应声之后,快速的穿梭在那些晕倒的土匪身边,将刚刚捆好的绳子全部都又解开,等到十来个人过后,他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转身又回到了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的身边,公式专区将哪个土匪头子一把揪了起来。“喂!你的部下就交给你了,我们还有事情,你自己把他们放出来吧!收那么多土匪跟着,你也不累的慌,这次就自己给他们解开绳子去。”田留功说着,将土匪头子身上的绳子先一刀割开了。“嗯,好了,我们走吧!”雏凤仙子看到之后点点头,祭器了飞剑就向这天空中飞出去,翠微仙子看了一眼田留功,也跟着飞了出去。田留功是三个人中最不熟悉御剑飞行的,见到两个已经说话之间飞出老远,也连忙拿出飞剑御剑而飞,向着两个师姐追逐过去。兹洛亚的这些盗匪选择菲多罗山脉做我初期的藏宝之地,就是因为距离比较接近,所以三人御剑飞行没有多长的时间,就到达了菲多罗山脉的起源地带,据说这里就是禁忌之门的入口处。他们三个人在天空中就看到下面有一个圆形的场地,于是就一个跟着一个降落下去,这里四周是浓密的森林,唯有这块地方竟然形成一个圆形的场地,地面上铺着坚硬的石头。田留功降落下去之后,看到这样的地方,便出口询问道:“这里就是禁忌之门的入口?到底是什么人建设了这样的地方,有什么样的作用啊?”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互相看了一眼,翠微仙子就开口说道:“这里确实是有人建设起来的,当年人类和魔族大战之后,大陆上依旧生存着许多残暴的生物威胁着人们的生活。那些仙派高手们经过了商议,如果将它们全被杀掉的话,会造成生灵涂炭,于是就集合法力开辟了一个新的空间,将那些凶残的生物放入里面,避免它们再出来伤人。”“那么这个禁忌之门的钥匙怎么会落到那些土匪手里,理应交给安全的人手保管才行呀,万一有别有用心的人再将那么些东西放出来的话,岂不是很难收拾掉?”田留功听了不禁瞠目结舌的反问道。雏凤仙子听了尴尬的苦笑一声之后说道:“时间过去那么久了,所以人们现在并不再重视它们了,所以钥匙就慢慢流落到外面,最后谁知道怎么就好落到那些盗匪的手里面。”“不过也没有关系,现在人类已经成立了几个大的国家,而且法术在人们中间普遍的流传着,军队中更是有几种集中人力便可以释放出巨大力量的道法,它们即使再出现的话,也不能对我们的生存构成多大的威胁。比起还经常闯入人界的魔族生物来,它们算是温柔的多了!”翠微仙子补充道。“对啊,看来先辈们还是高瞻远瞩,记得当初你们见到哪个恐龙之后就要将它杀死,不给它一点活命的机会!别的生物也有活着的权利,和我们人是一样的,如果我们为了自己,将它们全部赶尽杀绝的话,将来子孙岂不是会显得很孤独?”田留功笑道,说着他想起自己怀中的玉叽,伸手一摸,它正在口袋里面睡觉。“好了,我们该走了!这里看样子还没有人的踪迹,估计我们是最早赶到的门派,还是让我们先进去看看禁忌之门内是个什么样子的世界吧!”雏凤仙子说着,也从怀中取出了哪个像个枯树枝一样的钥匙,她将钥匙高高举起,然后默念起了咒语。“师姐,她念的是什么咒语,管用吗?”田留功奇怪的问道,应该不是随便念一段咒语就能够打开禁忌之门吧?既然如此,为什么雏凤仙子会知道这禁忌之门的咒语?“这是一个通用咒语,一般经过法力封印的通道,都使用这个通用的咒语,就如同是土遁术一样,只不过需要相应的钥匙才会发挥相应的效果。你不是拿到过那本《道法纲要》嘛,肯定没有仔细看,上面就有这个内容!”翠微仙子白他一眼说道。“喔!”田留功正待还要说些什么,不料他们所站的地方却变得光华大盛,慢慢四周的景象就变得黑暗起来,因为他们本身也在发光,所以就看不清楚外界的东西了。这个光环是他们所在这个圆形范围内从地下上来的,光亮的强度,刺的田留功眼睛也难受异常,他连忙闭上了眼睛。只听见耳边“轰隆”一声,田留功只觉耳边生出“呼呼”的风声,吹的他脸庞都如刀子割着一般疼痛!他此刻更是无法睁开眼睛,只好想伸手去抓旁边的翠微仙子,果然在挥手之间摸到了什么,田留功敏感的触觉告诉他竟然摸到了一个人的脸庞,他连忙将手缩了回来!依照翠微仙子的脾气,田留功开始心中忐忑不安起来,小心的防备着,怕雏凤仙子恼怒之际,突然给自己一个耳光!可是过了一会儿竟然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田留功暗觉得奇怪,翠微仙子这么反常的没有任何举动,让他更是紧张不已,不知道对方会使出什么样子的措施来对付自己!就在他的心紧绷的如同弓箭的玄一般的时候,自己手却突然被一只温暖的手握住了。一只比田留功手要小一倍的手,纤细的手指格外的修长,嫩滑的皮肤如同刚刚从水里面出来的一样!田留功的手心微微冒出汗水来,他不停的猜错这个小手会是谁的,怎么会和自己握在一起?不过他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么柔嫩的小手,肯定是个美女的手!就当他心乱如麻的猜测之际,耳边的风声突然停止,周围的光线也逐渐变得明亮起来,田留功连忙睁开了眼睛,长久的黑暗突然见到光亮,刺的他只能半睁着眼睛看东西。而他此刻最惦记的莫过于自己手里握着的另外一个手的主人是谁,当田留功顺着手臂看对方的时候,哪个吃惊好比是见到了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一样。原来他此刻拉着的人,正是和自己站的不远的翠微仙子!翠微仙子看见田留功吃惊的目光,连忙将自己的手缩了回去,脸庞一红之后就扭头过去,不再看田留功的痴呆相。翠微仙子缓缓走到了雏凤仙子的身边问道:“师姐,这里就是禁忌之门内吧?我们该往哪个方向去?”田留功震惊之余,闻言也朝着四下望去,却见自己现在站着的地方和刚才来到这里之前的哪个地方是一样的,一个圆形的空场地,四周是茂密的丛林,望不到更远的地方。“格蚜怪兽据说是在沼泽里面藏匿,这里是丛林,大概距离沼泽不会太远吧?寻找它们还真是必将麻烦,这无异要让我们在这个陌生的结界内生存一段时间才行。那么一来,我们免不了要杀死不少的怪异生物,就算我们不招惹它们,它们也会想方设法吃掉我们的。”雏凤仙子也看着四周的地形,冷静的分析道。“方丈和蓬莱的这两个混帐掌门,怎么出这样一个考题,这不是要让我们犯罪嘛!那些老前辈费尽心机才将这些怪兽赶到这里来,就是希望它们能够活下去,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他们的子孙依然要杀死它们的后代,这可真是有些滑稽。”田留功摆摆双臂,无奈的说道,就算他们三人不对这里的怪兽下手,其他仙派依然会毫不留情。“哼,谁杀谁还不一定呢!说不定等会儿就是一对古怪的东西追逐着我们逃命,如果这里的东西都那么容易欺负的话,先辈们也就不会将它们困在这里了。”翠微仙子白了一眼田留功,责怪他心肠软弱。正当三个人在这里争论之际,他们的周围突然又冒出一团光华来,接着就是十几个亮点出现在他们所站的周围,同样在圆形的范围之内!田留功里面抽出自己的飞剑,紧张的看着周围的变化,身体也跟着退到了雏凤仙子和翠微仙子的身边,三个人背对背而立。“这是什么东西?”田留功出言问道。“别担心,这是有其他的门派赶来了,好像人还不少,不知道是那一派的人,没有想到我们前脚进来,人家后面就紧跟着进来了!不知道是方丈还是蓬莱,真想知道究竟他们都是谁啊。”雏凤仙子缓缓说道,田留功听了之后心里算是又送了口气,讪笑一下便将自己的的剑放入腰间的剑套内。田留功这才知道自己进入这里的时候,也应该和他们现在的状态是一样的,不过他当时还牵着翠微仙子的小手。没有用半分钟的时间,哪十几个放射着耀眼光芒的人身上的光线就突然消失了,清晰的露出了他们的尊容。雏凤仙子看清这次出现的这些人,惊呼一声,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为张开的小嘴。田留功已经从这些人的面容上,分辨出他们正是契血门的哪十几个人,他们看到田留功三人的时候,似乎也非常吃惊。“嘿嘿,真是没有想到比我们先到的竟然是昆仑派的三位,我们真是有幸能够见到你们,雏凤仙子,翠微仙子,还有这位应该叫做田留功吧?你们好,我是契血门的谭玲珑,是契血门这次试练的指挥者。”一个身上背满了铁索的人首先嘿嘿一笑之后说道。田留功闻言不由将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见到这个家伙全身上下背负着足足有几百斤重的铁索,将自己捆扎的结结实实,那么多的铁索在他行走之际竟然没有发出一丝的响声。他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就连身体露出的手也是细白异常,好像是一个奇怪的病人。白皙的皮肤衬托的他的嘴唇特别的红,就像是正在流血一般,即便是在这大白天,田留功也觉得此人妖异非常。

  工信部召开数字基础设施建设工作推进专家研讨会

原标题:环球外汇财经早餐——你每日必备的交易攻略(4月24日)

  第2020063期福彩3D奖号为663,试机号为006。和值15,跨度3,形态:偶偶奇、大大小。

,,刘伯温六肖精选免费


Powered by 内部推荐必中三尾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